性爱日记

时间:2019-11-09 00:05:02

我今年20岁,家中有四人,妈妈,姐姐,妹妹和我,你们一定不相信,我的第一次是和我的妹妹,我的小妹叫钰慧,小我三岁,今年17岁。

她是五专生,平常她都住在台中,只有放假时才会回家。

她并不是长的相当漂亮,只是她相当有气质,在学校中常常有仰慕,但是她一个也不理,我一直不明白,直到有一天。

‘钰慧,果然是妳,妳不是还没放假幺,怎幺回来了?’‘学校很无聊,不如回来啰’钰慧一面看着我一边说着。

我抓了张椅子,坐在她对面,望着她无辜的眼神,一面无意识地和钰慧聊天,视线不自觉地飘往她的身上,唉,可怜的钰慧,眼睛渐渐汎起泪水,空荡荡的房内,慢慢的响起了她的惙泣声,钰慧汎泪的眼睛让我的心刺痛非常。

钰慧穿着白色无袖的衬衫和一件短裙,这是她最喜欢的打扮了。

我将椅子挪近钰慧,静静地拍拍钰慧的肩膀,白色衬衣隐约浮出内衣的轮廓,无袖的缺口遮掩不住钰慧尚称丰满的胸部,短群使得钰慧的大腿露出大半。

看到这样的钰慧我的阴茎便硬了起来,而钰慧也感觉到了,我看了看她的唇,不自觉地吻了上去,手也伸出,从后面抚摸钰慧柔软的胸部,出乎意料,钰慧并没有反抗的意思。

于是,我把钰慧抱起,上半身压在桌上,阴茎抵着钰慧的臀部。

钰慧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着我,看了钰慧一眼,我开始上下磨擦着钰慧的臀部,双手继续轻抚胸部。

‘等等,到房内吧…’钰慧看了看表。

我将钰慧抱起,放在沙发上。

‘喂,这儿是客厅耶,等会妈妈回来看到怎幺办啊?’‘妈妈不会这幺早回来啦…’我一面吻着钰慧,一面解开衬衫的钮扣。

钰慧的胸罩是白色半罩式的,露出一半的乳房,我双手托着胸部,用舌尖探入胸罩寻觅乳头。

钰慧也将双脚打开弓起,用妹妹摩擦我牛仔裤突起的地方。

‘钰慧,这幺猴急啊,自己送上来。’我故意逗她。

‘讨厌啦,让你起劲点还亏人家。’会发展成这样我也很惊讶,和钰慧感情虽然好,但也不致于”好”到如此,但现在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将胸罩扯开,钰慧的双峰蹦地弹出,乳头泛着少女的粉红。

我用舌尖绕着乳晕慢慢地刺激钰慧的感官,时而从乳尖削过,时而像钻孔机般将钰慧的乳头用舌尖向下压,每当舌尖削过乳头或者下压乳头时,钰慧便娇喘起来。

因为是住公寓。

房子之间隔音并不是很好,钰慧忍着娇喘,不敢发出太大的叫声。

我接着脱去钰慧的短裙,发现钰慧张开的双腿间已经湿透,丝袜贴在整个溼掉的阴户上。

‘钰慧,妳穿丝袜时都不穿内裤的啊?’我惊讶地问。

‘比较透气,方便嘛。’钰慧一边轻喘一边俏皮地说。

我用手将钰慧的大腿向两侧撑开,‘钰慧,把腰挺起来。’于是,钰慧最隐密的地方,整个曝露在我的眼前。

两片阴唇间缓缓流着蜜汁,将钰慧两股之间都弄湿了。

我用舌尖抵住钰慧的肛门,‘…啊…啊…喔……’虽然隔着丝袜,但钰慧还是禁不住这突如奇来的刺激,叫了出来。

‘嘘….小声点,妳想让整栋公寓的人都听见啊?’舌尖轻抵着肛门,往上滑,停在两片阴唇间。

我用舌头将阴唇舔开,隔着丝袜逗弄钰慧小巧的阴蒂,只见蜜汁从穴中流出。

我起身将钰慧和我全身脱光。

钰慧突然坐起,不好意思地说︰‘哥,让我试一下口交好不好?’。

‘哇,妳真的想试啊?’我有点惊讶,钰慧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,没想到。

钰慧又说‘哥,你知道我为什幺现在回来幺?’‘为什幺?’,‘因为我的同学都笑我是处女,不知道什幺是口交,就连依琦也笑我,我很伤心,很想找人帮我,但是又不能随便找别人,只好回来找哥哥你了’别人也就算了怎幺连依琦都这样,顺道一提,依琦是我们青梅竹马的玩伴,好了不提了。

于是,我便躺着让钰慧跨上。

从我躺下开始,我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钰慧股间茂密的森林,从这个角度看,有点偷窥的快感。

钰慧趴下后便握住我的阴茎,慢慢地 舔着。

我的双手也不闲着,不断拨弄钰慧稚嫩的双乳,用舌头不断地探入湿滑的穴内。

‘钰慧,整个含进去吧’我觉得不过瘾,提示钰慧怎幺做。

钰慧犹豫了一下,张口便把阴茎含了进去而她的双手玩弄我的阴囊。

啊,好温暖,我的腰部不由得摆动起来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钰慧也用舌尖不断地刺激我。

‘钰慧…钰慧….等..等等…’啊,我不行了,可是钰慧好像没听见。

一阵收缩,我便射在钰慧的嘴里,也来不及抽出来。

钰慧愣了一会,起身到包包里拿照相机叫我帮她照相,我问她为什幺要照相,她回答说,‘要有证据她们才会相信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林钰慧了’而后她到厕所拿了面纸擦了擦她的樱桃小嘴。

回来坐在我身边帮我的阴茎也照了几张相,而后帮我擦干净阴茎上残留的精液。

‘刚刚真的有射精幺?’钰慧娇声地问我。

‘是啊,刚刚是射精。’‘那为什幺还那幺硬?’‘因为我还年轻,年轻的男人就是这样,你要不要再试试看。’说完。

钰慧的脸就红了起来,撒娇的说‘啊… 你真讨厌,刚刚,人家… 不管啦。’我看到钰慧撒起娇来了。

就更变本加厉起来。

‘刚刚怎样啊?’‘讨厌啦,明明知道还故意损我…’‘那就看妳怎幺对我啰’我索性躺着,看她能玩出什幺花 样。

钰慧见状便跨坐在我的腰上,我暗示钰慧用坐姿进入。

钰慧弄了半天放不进去,说︰‘人家是第一次,放不进去啦’我便用手指撑开阴唇,挺腰︰‘好了,慢慢坐下’钰慧全身重量使得阴茎整个没入穴内。

‘钰慧,要开始啰…’我亲了下钰慧,便开始摇动腰部。

不愧是第一次,钰慧的阴道相当的紧密,紧紧的压迫我的阴茎,一不小心,差点射了出来,‘嗯…啊..啊….喔……喔…’钰慧忘情地娇吟着,也不顾会不会被别人听到。

我一把抱起钰慧,让她成跪姿,上身趴在地上。

我则从后面用两手姆指轻轻抚弄钰慧粉红色的乳头。

‘钰慧,翘高点,腿张开点比较好插…’阴茎进出两片阴唇间的缝。

‘啊…啊…嗯…啊…哥,我… 我不行了不要插了’。

‘叫这幺淫,怎幺可以不插呢?’我将钰慧翻回正常体位,钰慧的双脚马上勾住我的腰部。

‘嗯… 哥,不要插了嘛…我快受不了了.’看钰慧双颊红晕,娇喘不止,更提起劲往穴里插。

‘啊…啊…嗯…好棒..哥,我..喔…’钰慧阴道一阵紧缩,蠕动,把我带上云端,我的腰不自觉地用力顶,想要进入钰慧阴道最深处,而钰慧也不断地撑开双腿,顶着我的阴茎配合着。

‘喔… 啊啊~~嗯….啊..’ 钰慧放声地呻吟。

我也再次地射出,整个人趴倒在钰慧身上,阴茎却还留在钰慧阴道中,不舍得离开。

而我看了看门外发现一个脸异常红的人,‘啊 ! ’完了那是我的邻居24岁的干姐也是依琦的姐姐依柔。

我今年20岁,家中有四人,妈妈,姐姐,妹妹和我,你们一定不相信,我的第一次是和我的妹妹,我的小妹叫钰慧,小我三岁,今年17岁。

她是五专生,平常她都住在台中,只有放假时才会回家。

她并不是长的相当漂亮,只是她相当有气质,在学校中常常有仰慕,但是她一个也不理,我一直不明白,直到有一天。

‘钰慧,果然是妳,妳不是还没放假幺,怎幺回来了?’‘学校很无聊,不如回来啰’钰慧一面看着我一边说着。

我抓了张椅子,坐在她对面,望着她无辜的眼神,一面无意识地和钰慧聊天,视线不自觉地飘往她的身上,唉,可怜的钰慧,眼睛渐渐汎起泪水,空荡荡的房内,慢慢的响起了她的惙泣声,钰慧汎泪的眼睛让我的心刺痛非常。

钰慧穿着白色无袖的衬衫和一件短裙,这是她最喜欢的打扮了。

我将椅子挪近钰慧,静静地拍拍钰慧的肩膀,白色衬衣隐约浮出内衣的轮廓,无袖的缺口遮掩不住钰慧尚称丰满的胸部,短群使得钰慧的大腿露出大半。

看到这样的钰慧我的阴茎便硬了起来,而钰慧也感觉到了,我看了看她的唇,不自觉地吻了上去,手也伸出,从后面抚摸钰慧柔软的胸部,出乎意料,钰慧并没有反抗的意思。

于是,我把钰慧抱起,上半身压在桌上,阴茎抵着钰慧的臀部。

钰慧有点不好意思地回头看着我,看了钰慧一眼,我开始上下磨擦着钰慧的臀部,双手继续轻抚胸部。

‘等等,到房内吧…’钰慧看了看表。

我将钰慧抱起,放在沙发上。

‘喂,这儿是客厅耶,等会妈妈回来看到怎幺办啊?’‘妈妈不会这幺早回来啦…’我一面吻着钰慧,一面解开衬衫的钮扣。

钰慧的胸罩是白色半罩式的,露出一半的乳房,我双手托着胸部,用舌尖探入胸罩寻觅乳头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钰慧也将双脚打开弓起,用妹妹摩擦我牛仔裤突起的地方。

‘钰慧,这幺猴急啊,自己送上来。’我故意逗她。

‘讨厌啦,让你起劲点还亏人家。’会发展成这样我也很惊讶,和钰慧感情虽然好,但也不致于”好”到如此,但现在情况已经控制不住了。

将胸罩扯开,钰慧的双峰蹦地弹出,乳头泛着少女的粉红。

我用舌尖绕着乳晕慢慢地刺激钰慧的感官,时而从乳尖削过,时而像钻孔机般将钰慧的乳头用舌尖向下压,每当舌尖削过乳头或者下压乳头时,钰慧便娇喘起来。

因为是住公寓。

房子之间隔音并不是很好,钰慧忍着娇喘,不敢发出太大的叫声。

我接着脱去钰慧的短裙,发现钰慧张开的双腿间已经湿透,丝袜贴在整个溼掉的阴户上。

‘钰慧,妳穿丝袜时都不穿内裤的啊?’我惊讶地问。

‘比较透气,方便嘛。’钰慧一边轻喘一边俏皮地说。

我用手将钰慧的大腿向两侧撑开,‘钰慧,把腰挺起来。’于是,钰慧最隐密的地方,整个曝露在我的眼前。

两片阴唇间缓缓流着蜜汁,将钰慧两股之间都弄湿了。

我用舌尖抵住钰慧的肛门,‘…啊…啊…喔……’虽然隔着丝袜,但钰慧还是禁不住这突如奇来的刺激,叫了出来。

‘嘘….小声点,妳想让整栋公寓的人都听见啊?’舌尖轻抵着肛门,往上滑,停在两片阴唇间。

我用舌头将阴唇舔开,隔着丝袜逗弄钰慧小巧的阴蒂,只见蜜汁从穴中流出。

我起身将钰慧和我全身脱光。

钰慧突然坐起,不好意思地说︰‘哥,让我试一下口交好不好?’。

‘哇,妳真的想试啊?’我有点惊讶,钰慧一副天真无邪的样子,没想到。

钰慧又说‘哥,你知道我为什幺现在回来幺?’‘为什幺?’,‘因为我的同学都笑我是处女,不知道什幺是口交,就连依琦也笑我,我很伤心,很想找人帮我,但是又不能随便找别人,只好回来找哥哥你了’别人也就算了怎幺连依琦都这样,顺道一提,依琦是我们青梅竹马的玩伴,好了不提了。

于是,我便躺着让钰慧跨上。

从我躺下开始,我的视线就一直盯着钰慧股间茂密的森林,从这个角度看,有点偷窥的快感。

钰慧趴下后便握住我的阴茎,慢慢地 舔着。

我的双手也不闲着,不断拨弄钰慧稚嫩的双乳,用舌头不断地探入湿滑的穴内。

‘钰慧,整个含进去吧’我觉得不过瘾,提示钰慧怎幺做。

钰慧犹豫了一下,张口便把阴茎含了进去而她的双手玩弄我的阴囊。

啊,好温暖,我的腰部不由得摆动起来。

钰慧也用舌尖不断地刺激我。

‘钰慧…钰慧….等..等等…’啊,我不行了,可是钰慧好像没听见。

一阵收缩,我便射在钰慧的嘴里,也来不及抽出来。

钰慧愣了一会,起身到包包里拿照相机叫我帮她照相,我问她为什幺要照相,她回答说,‘要有证据她们才会相信我已经不是以前那个林钰慧了’而后她到厕所拿了面纸擦了擦她的樱桃小嘴。

回来坐在我身边帮我的阴茎也照了几张相,而后帮我擦干净阴茎上残留的精液。

‘刚刚真的有射精幺?’钰慧娇声地问我。

‘是啊,刚刚是射精。’‘那为什幺还那幺硬?’‘因为我还年轻,年轻的男人就是这样,你要不要再试试看。’说完。

钰慧的脸就红了起来,撒娇的说‘啊… 你真讨厌,刚刚,人家… 不管啦。’我看到钰慧撒起娇来了。

就更变本加厉起来。

‘刚刚怎样啊?’‘讨厌啦,明明知道还故意损我…’‘那就看妳怎幺对我啰’我索性躺着,看她能玩出什幺花 样。

钰慧见状便跨坐在我的腰上,我暗示钰慧用坐姿进入。

钰慧弄了半天放不进去,说︰‘人家是第一次,放不进去啦’我便用手指撑开阴唇,挺腰︰‘好了,慢慢坐下’钰慧全身重量使得阴茎整个没入穴内。

‘钰慧,要开始啰…’我亲了下钰慧,便开始摇动腰部。

不愧是第一次,钰慧的阴道相当的紧密,紧紧的压迫我的阴茎,一不小心,差点射了出来,‘嗯…啊..啊….喔……喔…’钰慧忘情地娇吟着,也不顾会不会被别人听到。

我一把抱起钰慧,让她成跪姿,上身趴在地上。

我则从后面用两手姆指轻轻抚弄钰慧粉红色的乳头。

‘钰慧,翘高点,腿张开点比较好插…’阴茎进出两片阴唇间的缝。[!--empirenews.page--]

‘啊…啊…嗯…啊…哥,我… 我不行了不要插了’。

‘叫这幺淫,怎幺可以不插呢?’我将钰慧翻回正常体位,钰慧的双脚马上勾住我的腰部。

‘嗯… 哥,不要插了嘛…我快受不了了.’看钰慧双颊红晕,娇喘不止,更提起劲往穴里插。

‘啊…啊…嗯…好棒..哥,我..喔…’钰慧阴道一阵紧缩,蠕动,把我带上云端,我的腰不自觉地用力顶,想要进入钰慧阴道最深处,而钰慧也不断地撑开双腿,顶着我的阴茎配合着。

‘喔… 啊啊~~嗯….啊..’ 钰慧放声地呻吟。

我也再次地射出,整个人趴倒在钰慧身上,阴茎却还留在钰慧阴道中,不舍得离开。

而我看了看门外发现一个脸异常红的人,‘啊 ! ’完了那是我的邻居24岁的干姐也是依琦的姐姐依柔。